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2011-06-15 14:38:31|  分类: 南美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左边第一个是巴西人,第二个是来自美国波特兰的男生,第三位就是tim,第四也来自美国,第五就总台的胖妞,第六就是来自波兰的朴淑慧,右侧两位来自阿根廷
 

12月16日

 

复活节岛上懒散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10点45分飞机飞回圣地亚哥,9点30分我到隔壁跟老板娘告别,“我喜欢你的旅馆,有很大空地,靠近海边,我会将你的旅馆写进我的博客里,要来复活节岛的中国人会知道你的旅馆的。”她十分开心,“今天我腰疼,不能送你去机场,我叫了部出租车了。”她拍打着满是肥肉的腰部对我说。“再见”我跟她握手,“等等。”说完她张开双臂一下把我搂进怀里,并用她的脸颊轻轻贴在我的脸颊并发出啧啧的亲嘴声,虽然看过无数次当地人行贴面礼,但是突然被一个陌生人如此亲密,还是有些惊慌失措。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近的机场了吧,不用十分钟就到了。机场空荡荡的,只有3个游客在等候。我看看表,里飞行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这小机场除了飞圣地亚哥,秘鲁的利马,还有法属大溪地,别无其它航班。海岛人懒散惯了,没人坐在那等候。

 

我坐在地板上看书,一直到了起飞前半个小时还没动静,我觉得奇怪,看到一位工作人员来了,就问他几点开始checkin,“五分钟后”他很平静地告诉我。

 

五分钟后,果然开始办理手续,我拿到一张小卡片,“飞机晚点到1点半,凭卡用餐。”天啊,晚点3个小时。我到餐厅,拿卡换了可乐和两片三明治。一边写东西一边吃午饭。

 

飞机两点起飞,这里和智利本土时差2小时,经过四个小时到达圣地亚哥时,正是黄昏时分。我回到了footsteps backpackers旅馆,总台那胖胖的小妞还记得我,她大声地叫我的名字“CHENG,你回来啦。”小人物被人记起总是会很快乐,我也不例外,咧着嘴对着她笑。

 

宾至如归,在大酒店很难体会到,因为那里的大人物太多了,而这种小旅馆,你常常会出乎意外受到重视,那感觉就像咣当一口烧酒吞进嘴里,感觉心头一热。我拿出寄存物件上了房间。好多天没上网,我迫不及待拿了电脑到楼下上网,在楼梯口,一个高大梳着麻花辫子的黑人热情地跟我打招呼,“你从中国来?功夫!”他大声惊叫,搞的就像李连杰突然出现他眼前似的。这就是热情夸张的巴西人,他的英文很差,我只能猜到他家里人在阿根廷,他来智利看乐队的朋友。

 

我走下楼,客厅里闹哄哄的,大家都在喝红酒,“嗨,来一杯。”有人招呼我喝酒,我笑笑拒绝了。这家旅馆人气非常旺,背包客的气氛也特别浓厚,他们常常聚在客厅聊天喝酒。

 

我看看无处可坐,就到院子里上网,大约12点时,总台的胖妞出来问我:“cheng,跟我们一起去参加PARTY吧。”我想了想说:“好”,胖妞带着我们三个男生去酒吧区,“你前几天去哪里了?”“复活节岛啊。”“哇,那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啊?”她拉着我胳膊特别兴奋。“你想去为何不去呢?”“你知道吗,我的孩子才2岁,我要赚钱养活他。”“你有孩子啊?”“是啊,你没看到吗?我有时带着他来上班。”胖妞看起来整天乐呵呵的,其实她生活也并不如意。我掏出一根烟,点燃,“能给我一根吗?”我递过一根烟给胖妞,她开心地笑了。

 

一起去酒吧还有个闷闷不乐的美国人tim,晚上很凉,他穿着短裤,“你不冷?”我问。“我的背包在转机时候不见了,我在等通知。”到了酒吧,那个巴西人也在,还有几个人。我们坐在一起喝啤酒,突然那个巴西人指着对面一个大个子女人说:“她会说中文。”那女人立刻跟我说:“你好,你从哪里来?”如此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把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会说中文呢?”“我是波兰人,在中国呆了三年,我在郑州教书,我叫朴淑慧。”真高兴能遇到个说中文的老外。

 

喝完啤酒,我们就去club跳舞,在入口每个人的手腕都要绑上条形码的纸手镯,如果消费就用这个来记录,出舞厅时候买单。舞厅里音乐非常好,气氛也相当活跃,没有人是坐着的,不是拿着啤酒站着喝就是在跳舞。我不知是去跳舞,还背着大相机,没法放开跳。有两智利女孩拍了拍我,要我给她们拍照。胖妞和朴淑慧都跳得非常hi,“我最喜欢跳舞了。”朴淑慧说,她边跳边做鬼脸。胖妞哪里像个当妈的,到了舞厅就像回到了老家,那些帅哥都是她的亲人了,一路招呼着跳着喝着,可惜好景不长,电话来了,估计旅馆有人要入住,“等我回来啊。”南美人大都没把工作看太重,快乐第一位。

 

我们一群人进来,都四散开去,有个智利女孩拿着小单反四处拍照,没想到智利还能遇到摄影爱好者啊。到了1点,朴淑慧说要回去了,我和巴西男也跟她一起回旅馆,在路上遇到风风火火赶回舞厅的胖妞,“你们这就回去啦?”我看她不到天亮是不会回来的,想想我年轻时也有闹通宵的情节,那气焰早已被无情的岁月扑灭。

 

12月17日

 

上午起来在客厅上网,朴淑慧醒来下楼跟我聊天,她今年暑期结束中国的教学,回到波兰,接着从波兰来到了智利。几个月没说中文,她的中文已经不那么流利,我想当佩服她能认识许多汉字。

 

说起她在中国的生活,最爱吃的是热馒头夹牛油,“我能吃6个”,看着她硕大的体型,我笑了。她打开FACEBOOK给我看她用尼康小单反拍的一些中国孩子的相片,“你看,多可爱的中国孩子啊,我太喜欢他们了。”看到朴淑慧发自内心的感叹,我不禁沉默了。其实图片里的孩子就满大街随便都能看到的,在我的眼里他们没有什么特别可爱之处,而来自波兰的朴淑慧眼里他们却仿佛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孩子。爱,有时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甚至有些霸道,不管你接受不接受,它就是如此地执着。

 

朴淑慧在郑州买了一部小单反,她的假期都在中国旅行,她喜欢中国文化和中国的风光。“中国是我的第二个老家,我一定要回去看看的。”作为一个中国人,听到这句话难免有些感动,一个波兰人深深爱着我的祖国,如果她的个头不这么庞大的话,我也许会激动得把她搂进怀里。真挚的感情,很容易就打动我这个异乡客。

 

她向我请教了很多摄影方面的问题。“太好了,我在中国找不到老师教我,我到现在都不会用我的相机。”朴淑慧估计在中国呆久了,也沾染了中国人喜欢用单反当傻瓜机的习气。“你喝中国茶马?”我笑了,一个老外问中国人喝不喝中国茶。“你知道,福建人最爱喝茶的吗?”朴淑慧拿来一泡茶叶,我仔细一看,不由哈哈大笑。那泡茶就是福建铁观音,她分了一杯茶给我,我的铁观音早都在路上喝光了。闻着这熟悉的香味,看着这祖国来的老外操着一口中文,这感情相当复杂啊。

 

“为何要离开中国呢?”“我也不想离开,可是,你知道,波兰人在中国不好找工作,工资很低。我现在要去阿根廷找工作。”这仿佛是所有背井离乡人的心声,朴淑慧,这个热爱中国的波兰人,又开始在南美大陆上开始她的漂泊。

 

我的祖国,什么时候你才能让爱你的人不再背井离乡呢?

 

下午去超市买了红酒,蔬菜和肉肠,还有阿根廷智利爱喝的马黛茶。回来做蔬菜肉肠饭,刚做好tim也从超市买了面包当午饭,“想尝尝我做的饭吗?”“WHY NOT,I LIKE CHINESE FOOD。”我装了一碗饭给他,“太棒了”他赞叹道。“如果喜欢,你就再装吧。”TIM倒是不客气,一连吃了三碗。我用最简单的中国饭菜又征服了一个外国背包客,此时此刻,我开心极了。

 

 

饭后,TIM跟我在客厅聊天,他原来在美国约塞美地国家公园工作,这次被派到智利南部百内国家公园工作。百内正是我的下一个目标,可惜他行李丢了,没法如期到任。他打开地图,向我介绍了几个他去过的美国西部国家公园。我打开博客向他介绍了中国的西部风光,下午的时光就在我们愉快的交流中缓缓流逝。旅行不仅仅只是看风光,交流旅行心得也许比旅行本身更加快乐。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人气旺得不行的圣地亚哥旅馆大门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进门就是个小院子,这里也是吸烟的地方,我在南美一天抽烟减少到3支,因为一包烟要3美金,贵死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房间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酒吧街夜景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舞厅里让我拍照的女孩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我买的红酒,两瓶十美金,在智利已算是不错的红酒了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马黛茶,不好喝,没啥香味,又非常苦

 

在圣地亚哥和室友去泡吧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泡茶的大锅有点夸张

 

 

  评论这张
 
阅读(53719)|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