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2010-09-06 19:32:49|  分类: 亞洲篇-心的漂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娴静的SAMANE

阿鸟和阿浩是我们在伊斯法罕阿米尔旅馆遇到的两个香港小伙子。

那天小雨特别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说粤语了。

而我就成了外乡人。

阿鸟瘦高个,戴着眼镜,斯文得像个教授。

他确实是个老师,不过你很难猜出他是教什么的。

当老师都有个爱好,就是让你猜他们是教什么的,通常会给我三次机会,我一般都胡猜一气。

“生物老师。”阿鸟得意的说。

他比教过我的任何一个生物老师都可爱多了。

他的学校在香港的长洲岛。他在岛上租房,房间能看到海,还有个小院子,可以烧烤喝酒发呆,美得像海子的诗。

“JACKY哥,你到香港可以到长洲岛找我玩哦。”阿鸟热情真挚,在香港,我终于有地方混了。

阿浩肤色黝黑,长得像苏有朋。跟我一样,说话不多。

参加她叔家的派对回到旅馆已经很晚,他们非要听我讲相亲故事。

我用电热棒烧了一壶水,拿出紫砂壶泡了一泡铁观音,出门前冰果送我的茶叶。

煮酒论英雄,是一分豪气。煮茶谈风月,多了一分婉约。

和阿鸟一起聊天,时间过的特别快。换第二泡茶时,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午夜2点了。

院子里早已空无一人,四方的天空看不见月亮。

我终于理解为何昨晚小雨和他们聊天到早上4点。我已经很久没这么迟睡觉了。

阿鸟的国语很烂,我每次纠正他的鸟语,他就要用巴掌拍下脑袋。

午夜三点,第三泡茶,烟灰缸的烟蒂已经堆的像座小山。

阿鸟和阿浩在香港不抽烟,只有旅途才抽,抽得比我还凶。

“没有烟抽的旅行不算是旅行。”阿鸟如是说。

“没有接受邀请去伊朗人家里做客就算没有来过伊朗。”我对阿鸟说。

“明天,跟我们去英语老师家做客吧。”

“有美女可以相亲吗?”阿鸟脸上流露出期待的神情。

“听凭真主的召唤吧。”

“三点了,明天我们还要参加家宴呢,都去睡吧。”

早上,日本女孩照子在阳光下读一本发黄的小说。

我坐在她的对面,大口地吃着生菜卷饼。

阿米尔的旅馆没有包早餐,一份丰盛的早餐要2美元。

在伊朗的街头常常可以看到伊朗人腋下夹着厚厚的一叠饼子回家。我也买来吃。饼子很便宜,在食杂店半个美元就可以买好几张,再买点生菜卷起来就可以当早餐了。

省钱的目的只是为了能走得更远,我的旅行不是伊朗一个国家,也不是七大洲点到为止。

“照子,我挺喜欢春上村树的小说。”我不懂怎么发音,就用中文写下春上的名字,让照子看。

“ei。。。”日本人惊叹时最爱用这种语调。

“这就是他的书。”她晃了晃手中的小说。。

“你带着小说旅行吗?” 轮到我惊讶了。

“不是,旅馆里拿的。”

日本的背包客很多,喜欢阅读的人会带着小说旅行,看完就随意把它放到某家背包客旅馆。另一个日本人发现了这部小说,就带着它继续他的旅程。慢慢的,背包客旅馆的书就多了起来,而流传的领域也随着日本人的脚步扩大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背包客旅馆就成了他们的一个小小图书馆,《走遍全球》几乎每家旅馆必见,还有大量的漫画书和小说。日本很多小型版的书籍,就是为了方便携带。

旅行总有结束的时候,而带去书籍的旅行却在继续,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如果你能知道是谁看了你的书,这本书现在旅行到哪里了,这就更有意思了。再想想,如果你在旅途中遇到看过你的书的人,那么世界是不是更神奇了呢。

我去年在墨西哥旅行时在某旅馆捡了一本翻译小说《迷宫》,一路没看完就带回国了,现在想起应该留在某个旅馆才对。

我决定下次就带着它上路,让它踏上它自己的旅程。

照子已经独自在外旅行一年多了,她计划两年走完亚洲。

“走这么久不累吗?”很多人也爱问我同样的问题。

“累了或者病了就在旅馆住下来,不走。”我最长的旅程只有五个月,没感觉到累过。可是,一年,两年,我也无法担保自己不会病倒。

我挺佩服眼前大脸庞的照子。

十点,英语老师开着小车接我们去他家。

大门刚开,我便倒抽了口凉气,眼前是一个戴着黑色头盖的绝色女子。“太美了。”难道每一扇门扉的后面都藏着一个美丽的波斯美女吗。

我和阿鸟交换了个眼神,千万镇定,我们泱泱大国那也是美女如云,岂能让波斯人民小瞧了。

她是英文老师的小女儿samane,鹅蛋型的脸庞,五官美得无法挑剔。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衣,下身是牛仔裤,从头到脚用淡蓝色碎花棉袍子罩住。

她仿佛发现我紧逼的眼神,低下头朝我微微一笑。我脑中一片空白,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JACKY哥。”我听到遥远有个声音在呼唤我,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是阿鸟叫我,我心中一颤,这才回过神来。

samane的姐姐和母亲都戴着黑头罩,和neda家不同,这是 一个更加传统传统的家庭。

“我能拍你的女儿吗?”我问英语老师。

“当然可以。”他笑着回答。

Samane开始在镜头前很不自然,看了我给她拍的相片后,熟络起来就很容易拍了。

小雨每进一次伊朗人的屋子都要借一身黑袍来穿,她刚说完她的意图,“我送你一件袍子吧。”samane姐姐说。

小雨套上那黑袍子,活像个修女。

头套大了,samane坐在地上,一针一线地给小雨缝,太淑女了。

中午的祈祷时间到了。

“你们可以拍照。”英语老师已经摸清了我们的喜好。

他一脸肃穆,靠近窗台,对着麦加的方向站好。口中默颂可兰经,下跪叩头,起身,重复着这几个动作。

三个女人们则在他身后两米距离外排开,她们甚至用袍子将脸庞盖住,跟着他的引导。

遮着脸,真主能认清她们谁是谁吗?

孩童不用祈祷,samane姐姐的孩子坐在地上,好奇地盯着蒙着脸的女人们。

另一边,我们几个无神论者也好奇地看着他们所进行的仪式。

祈祷后可以用午餐了。

伊朗人保持着席地用餐的传统习惯,我在当地人家中从没有使用过餐桌,即使有也只是摆设。不是用不起,只是不用。

在美丽的地毯上铺开一张白色蕾丝塑料布,哇,比桌子可大多了,应该有大餐吃吧,我满心期盼。

上菜后,我不禁大失所望。正中间是一大盘生菜,周围几碟绿色的青菜叶子,除了菜还是菜。伊朗人习惯生吃蔬菜,连洋葱也生吃,大多数中国人在伊朗呆久了都无法忍受没有炒青菜可吃。

塑料布的四角上摆上四碟主菜,蔬菜炖肉丁,总算有道荤菜了。说实在那菜的味道我早忘记了,只是觉得不算难吃。伊朗人虽然好客,但绝对没有中国人爱面子的习俗。这家宴可真是寒碜呢。

菜不多,米饭还是管饱。伊朗的大米很香,我那餐吃了整整两大盘。我吃完饭,立即抓过相机拍美女。

英语老师下午有课,饭后就将我们送回旅馆。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标致的五官,几乎挑不出毛病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浅浅的酒窝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和姐姐的女儿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姐妹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合影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清洗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合影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吃饭前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英语老师家里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我见过最精致的可兰经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可兰经的插图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小雨穿黑袍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针线活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祈祷的时间到了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男子在前方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女人们跟着后面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孩子四处张望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这样的布局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祈祷时候,女人们连脸部都要盖住。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孩子一脸的茫然
伊朗女人在家中是如何祈祷的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祈祷




 
  评论这张
 
阅读(524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