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2010-11-20 19:12:41|  分类: 南美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巫婆上场上很多小摊出售恐怖的美洲鸵胎盘,按照古老的印第安人习俗,他们把美洲驼胎盘埋在门槛下,这样就会得到玻利维亚的大地之母——“巴查妈妈”的庇佑

美洲驼;骆马 llama 偶蹄目(Artiodactyla)骆驼科(Camelidae)的南美动物,学名为Lama glama。与羊驼、栗色羊驼和骆马近缘,三者通称为羊驼类。与骆驼不同,羊驼类没有驼峰,体细长,腿和颈均长,尾短,头小,耳大而尖;群居,以禾草和其他植物为食;被激恼时喷吐唾沫;可种间杂交并产生能育的後代。美洲驼在羊驼类中体形最大,肩高平均120公分(47英寸)。美洲驼能驮载45?60公斤(100?130磅)。在负载过重或力竭时,便躺下嘶叫,喷吐唾沫,脚踢拒不前行。一般为白色,但也有纯黑色、褐色和白色中杂黑或褐色斑点的。美洲驼毛质较羊驼粗糙。主要用为驮畜。美洲驼和羊驼是家畜,不存在野生种。据权威的意见,美洲驼、羊驼、栗色羊骆可以画为独立的3个种,或者画为美洲驼族的3个亚种。基于某些构造上的特征,骆马有时从其他羊驼中分出,称为Vicugna vicugna。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美洲驼,也就是LAMA  

10月6日 周三

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在维也纳一场联合国禁药研讨会上大嚼古柯叶,并呼吁大会将古柯叶从1961年订定的禁药名单上移除。莫拉莱斯说:“如果这是毒品,你们就该把我关起来。”他自己是古柯叶制造者,同时也是“10年的爱用者”。他在联合国麻醉药品管理委员会会议首日告诉与会代表:“古柯叶不是古柯碱。古柯叶不会损害健康,也没有任何心理作用,更不会上瘾。”

莫拉莱斯说,古柯叶在安第斯山区已经有3000年的种植史,对当地人民来说,古柯叶是文化和认同的一部分。他因此呼吁古柯叶从1961年麻醉药品单一公约移除,他还说,应该列入的是古柯膏。

早上去旅馆附近的古柯叶博物馆参观,门票10诺,不能拍照。这家私人博物馆很精致,在一栋古老的房子里。参观后我就到巫婆市场买了一包古柯叶,5诺,泡着喝。之前我对巫婆市场这个称呼一直不解,今天终于看明白了,这里除了卖给游客工艺品和羊驼制品外,最多的就是草药摊子,感觉像是中国的草药市场,一家家小摊上放着很多不知名的草药,还有草药制成的药酒,这传统看来跟中国的有些相似。比较恐怖是一些像木乃伊模样的动物干尸,这就是美洲鸵胎,按照古老的印第安人习俗,他们把美洲鸵胎埋在门槛下,以求好运。据说市场上还有些印第安巫师,他们用古柯叶来占卜,当然不会给游客服务。

玻利维亚是南美土著最多的国家,市场上到处都能看见穿着传统服装卖菜的妇女。想在市场拍几张这种民俗图片却非常困难,也许是传说黑洞洞的镜头会偷去了他们的魂魄,印第安人对镜头都非常厌恶。我在市场上看到一个大娘准备切个跟她肚子差不多大的南瓜,刚举起镜头想抓拍下这有趣的场景,没想到就被她发现,她怒容满面,举起菜刀做飞刀状,我也不惧,放下相机原地站着,面带微笑地看她,她气急败坏,找来一小根胡萝卜朝我砸来,我双手接个正着,乐哈哈地走了。

下午去穆里略广场边参观私营的当地艺术博物馆,门票10诺,展品并不精彩,但是这座建筑十分精美,是19世纪有古斯塔夫埃菲尔所设计。

这是最后一次去巴西使馆了,取到签证,一路欣喜,打车回旅馆退房。下午就在旅馆大厅发博客。

晚上6点去汽车总站,HELLEN有个好习惯,坐车一定赶早,每次总要提早一个小时出发去车站,我是很烦在车站机场等候,不过总拗不过她。到了车站,趁着等候时间我就去外面找吃的, 7点的大巴去乌尤尼。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巫婆市场附近都是这种工艺品商店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我住的旅馆也在这个热闹的位置,不过每天上坡非常苦痛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羊驼毛衣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各种色彩鲜艳的包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店家无数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这是用马迪迪野生公园的动物图片来做广告的旅行社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古柯叶博物馆,门面很小,我每天从这经过都没发现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一个古老的大门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博物馆虽然很小,这座古老的建筑我非常喜欢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博物馆的院子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博物馆不能拍照,我刚拍了一张就被制止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仿制文物的工艺品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打瞌睡的的摊主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编织手工艺品谋生的旅行者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草药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比较小型的美洲驼胎盘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胎盘栩栩如生啊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看着像非洲饿死的胎儿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这是巫婆市场的草药摊子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各种药品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这是玉米大豆面粉等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公车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朝我扔胡萝卜的大妈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卖鱼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蔬菜市场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爆米花,有玉米的,大米等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成交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当地土著在买爆米花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当地人穿的百褶裙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一种干果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学生们
学生们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公交车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圣弗兰西斯科教堂前的广场正在维修中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交通协管员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艺术博物馆的建筑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馆内的走廊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大教堂穹顶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博物馆大门

 

拉巴斯“巫婆市场”的美洲驼胎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

广场附近一家古老的咖啡吧,我在这吃了奶酪蛋糕   

  评论这张
 
阅读(10445)|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