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秋千荡起的往事-外婆的网球拍  

2008-03-05 12:42:00|  分类: 半山书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婆的网球拍

提起网球,时光就像一记重磅的发球嗖地弹跳到发黄的记忆里。

 

阳光西斜的午后,放学归来,推开朱红色的木门,穿过种满了丝瓜藤的天井,我用肩膀轻轻顶开早已经褪色的楠木厢房大门。屋里空荡荡的,外婆一定在厨房,我心头窃喜。将书包往床头一抛,从积满灰尘的窗角拈起一把青铜色钥匙,猫一般向厢房的一侧奔去。

 

这是一间外婆堆杂物的小房子,由两间厢房间用几块木板围成。妈妈说这间猪肝红的小屋曾经是两个舅舅年轻时的暗房,他们结婚后,制造梦想的工作室就成了堆积破烂好地方了。

 

自从我小学迷恋历史小说后,一切破旧的地方都成了我幻想中的考古宝地。这间破屋子我早就想探个究竟了,趁着外婆不在我刚好下手。

 

打开有些生涩的锁头,潮湿污浊的空气让我心跳加速,我掩上门,黑暗中摸到圆形的黑色开关,轻轻一推,“啪”一声,半空中花电线下吊着一粒红色的灯泡亮了,这是暗房的工作灯。

 

脚下的石板地已经被那些厚纸皮、烂书籍盖住,右侧架子上可以看到舅舅们工作过的痕迹:堆满废弃的瓶子,那一定是放置显影液之类的药水;一些开裂的塑料盘和镊子,冲相片的工具;木箱里装着放大镜,一定是自己做的放大器。每样东西我都边翻边想着它们的用途,那时我根本不懂那些玩意,只是好奇罢了。

 

看完工作台上的东西,转身的当儿,耳朵上感觉被啥东西一扯,我心头猛然一惊,手下意识地向后抓去,一团软粘的东西缠绕掌上,原来是蜘蛛网。我感觉恐惧向心中渗透,正想着要退出房子,突然看到高处一根黄色的棍子,我好奇地跳起一抽,没抽出来,找了个破箱子垫着,我终于拔出来了,是块球拍。比我用的羽毛球拍的拍面要大得多,也重多了,我来不及多想,抓着它迅速地离开。

 

“丹”我呼唤着比我小三岁的表弟,“快来看,我找到这东西了。”表弟也猜不出这是啥玩意,我们正探讨着是否能用来打羽毛球。“源,你过来。”挺着大肚子的外婆来了。糟糕,要挨骂了。

 

我把拍子交到外婆手里,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她用带着蓝色袖套的手臂抹去拍上的灰尘,两眼盯着斑驳黄色木拍子许久,看样子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你从哪里找出来的?”我指指杂物间的方向,外婆没有开口,拉过客厅里的一张凳子,缓慢地坐了下来。“知道这是什么吗?”我和表弟都茫然地摇头。外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是我年轻时候在德国用的网球拍,那时我在德国读书,我在那学的网球。你们知道吗,拍子的重量也有讲究的,跟人的体重有关。。。”外婆说了很多网球的知识,我都没有记住,只记得她说起网球拍的时候,皱纹中充满着幸福的回忆。她是左撇子,用左手挥了挥球拍,递给了我说:“拿去玩吧。”我接过拍就和表弟冲向院子的天井里。

 

对外婆而言,网球拍是她年轻的回忆,是她异国求学生活中的纪念品,可是文革时代让小资情调都堆进了黑暗里。同样,网球拍对我和表弟也没啥用处,没两天那拍子又重新回到那小屋子里。

 

我的网球拍

在三中读初三时我得了寻麻疹,皮肤如春天苏醒的大地,一片片红色的疙瘩周而复始地冒出,母亲让我休学,我在床上浑浑噩噩渡过了剩下的半学期。

 

回到学校,我认识了新同学,我着魔般地喜欢上篮球,每天下午放学后都能在篮球场上看到我的影子。

 

宋毅,是我的同学兼死党,他有着宽厚的肩膀,一看就知道是靠得住的人。他家就在杨桥路双胞桥的对面,离我的家很近,于是他结实的28寸自行车的后座就成了我的专座。下午的下课铃声敲响,就是我们篮球队的集结号,我们一溜的自行车就骑向艺校的篮球场,更远的就去体工队。我的体育天赋也萌芽于此时,很快我和宋毅就是班里鼎足而立的篮球天王。跳下自行车,我和他就“恭恭曲”(福州话比大小)组成战队,鏖战到天黑。篮球改变了我,初中体育都在及格边缘徘徊的人,一下窜到每个项目考试都能轻易拿到满分;篮球也改变了宋毅和我,我们都没考进三中,我进八中他进十八中。

 

88年大一的时候,同学问我:“福大有网球场,场地是我哥罩的,过去打是免费的。”当时我只在体育用品店看到过卖网球拍的,并不知道网球是怎么个玩法,竟然就头脑发热拿了几个月攒下来的生活费20大元买了一把“航空”牌木制网球拍。

 

兴致勃勃地来到网球场,水泥场地和篮球场差不多大,我们一阵猛打,把仅有的三个球都打飞出场外无数次也没闹清这网球该怎么打。

 

回家后突然想起外婆的网球拍,可是搬家多年那把拍子早不知去向了。在省立医院宿舍的屋子里,外婆又打开了话匣子。她早年从上海的教会学校去西德学医,在学校里加入了女子网球队。德国人对学生体能要求非常严格,在饮食方面也有严格的限制,拍的重量,拉线的重量她都一一介绍给我,她边说还边示范击球的动作。。。,听完外婆的解说,我终于知道了网球是怎么回事,不过没有人指导,我的拍子也遭到了外婆网球拍的同一命运。

 

工作后,要找那么多人打篮球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93年,我终于放弃了热爱十年之久的篮球,拉起一帮人马,到少体校包场打羽毛球。那是我为生活奔波的日子,我经常往返于福厦公路上。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女朋友的公司组织人马到厦门体育中心打网球,我也去了,结果大家热情高涨地连连把球击出场外,又大汗淋漓地满地捡球,这就是我第二次上网球场,我想,该是练练球的时候了。

 

95年的一个晚上,我看到体校的排球场上竟然有人打网球,心头一热,立即从体校的羽毛球教练阿贵手里买了我的第二块网球拍,“KENEX”牌,550元,水滴型,亮丽的蓝色。我开始关注电视上网球比赛,那时最喜欢的是帅哥阿加西,他留着长发,酷得不行。我就模仿他们的动作对着墙练球,有时在马尾公司值班,我就带着网球拍下班时候对着墙练球。

 

小刘就是在这时进我们公司的,白色的肌肤,匀称的身材,严肃的外表,和他聊天后,知道他不仅喜欢运动,生活还特有规律,像部队的新兵,每天早晨起来跑步。说起网球,他也敢兴趣,他约了两位女同学一起去外酒打球。这是我第三次上场打球,我对网球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可球还是不听话地飞光了。糟糕的是,网球场在三楼,球全飞到隔壁居民区去了,直到打飞最后一个网球,终于宣布gameover。

 

一次到体育用品店购物,猛然看到网球培训班招生的海报,我心里一阵激动,立即报名参加,96年底,这是福州的第一个网球培训班。老师是体工队退役的阿珍,学生十个,一晚两个小时,十次收费650元,场地在温泉大酒店的网球场。

 

我拉上和我一起打羽毛球的同学李冰,十个人学习,每个人击球的次数非常有限,第一个晚上,教练阿珍就过来对我说:“你是打的最好的!”我心里暗自高兴。终于入门了,毕业后阿珍帮我买了一块新球拍,“PRINCE”水滴型,价格1200元,后来才知道这拍根本不适合我。那时“PRINCE”大家都喜欢,因为华裔网球选手张德培是中国人的骄傲。

 

十几年前网球还是项奢侈的运动,因为场地少,收费高,温泉酒店的场地白天40元晚上60元,我每周安排一次羽毛球一次网球。偶然间,我看到体工队退役的曹松教球,觉得他的单反动作潇洒凶狠,立即想重新学过。他的安排比较合理,学生人数为四个,第一期毕业后,曹松对我的单反动作大加赞赏,让我信心大增,于是我又学了一期提高班。在此期间,我对网球的兴趣日渐浓厚,为了提高更快,我停止了我的羽毛球活动。

 

为了保证网球活动的持续性,我花了1800元买了福州万商俱乐部的打折卡,场地费还要另外结算,我又拉了我的几个朋友去学网球,小群体打球,运动完吃吃饭喝喝小酒就更有意思了。

 

孙建华对福州的网球事业也是功不可没,虽然他卖的是假拍,可是在那个年代,要买上千的网球拍对每个热爱网球运动的人来说都是件大事。他的假拍结实耐打,价格只有真拍的一半。认识他后,我又买了一块比较适合我的“PRINCE”95拍面的球拍,650元。接着,换拍简直就是我的爱好,张德培1-3代的球拍我都买过,在桑天王当红时,我开始用“WILSON”,5.2,5.3,6.5都用过,最后用到“BABOLAT”。

 

98年,我重新开始拣起丢下的羽毛球,一周两次羽毛球两次网球,一直保持三年多。可能是运动超量,我的背伤发作了。每次打完比赛,背上就酸疼不止,所以每周又多了个进盲人推拿医院的项目。正当我要减轻运动量的时候,我和朋友承包了文化宫的两片网球场地,有很多学员要报名参加网球培训班,为了普及网球,我就开始了一年的白天上班晚上教球的教练生涯。

 

2002年底我加入了简单生活户外俱乐部,负责管理运动团并成立了十个运动队,象网球队、羽毛球队、游泳队、排球队、篮球队、足球队等等,每周都有固定的AA制活动。我作为网球队的队长,不仅负责给俱乐部成员教网球,还组织两次的网球活动,让新手可以跟高手对打,慢慢锻炼成长。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热爱网球运动的朋友们,一起打球一起FB和泡吧,生活丰富多彩。

 

时间过得飞快,外婆已经离开人世十年了,往事虽然平淡,可回忆却像摆动的秋千,永不停止。。。

  评论这张
 
阅读(9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