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背包客旅馆-广州新快报稿件  

2008-01-07 11:03:00|  分类: 文稿客栈-杂志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淀在古城地窖的日子

 

从雅法门进入耶路撒冷古城,在青石板的小巷里穿行十分钟,就能找到LONELYPLANET上推荐的旅馆CITADEL YOUTHHOSTEL,推开雕刻着古朴花纹厚重的小铁门,屋内光线昏暗,恍然进入地下洞穴,眼睛需要一分钟的适应时间。

终于可以打量这个旅馆了,前厅不到两米高,头顶和四壁全是裸露的不规则石头,感觉特原始。右侧是小小的总台,正前方是L型的沙发和茶几,是驴友们聊天和看电视的地方。门边摆着一张不大的电脑桌,电脑上网是免费提供给游客的服务,手提电脑可以无线上网。

经过总台的右侧通道就进入一楼的通铺,屋里采光仅仅靠墙体的一条石头缝,所以白天总是亮着电灯,一楼通铺是提供给男生的,当然女生愿意混住也是可以的。小铁床是上下两层的,一共有15张床,每床价格80元。这只提供盥洗池和一个小卫生间,洗澡要到楼上。

我进去就看到我在埃及红海学潜水的伙伴了,澳洲人JORGE坐在上铺床头,瑞士人JORN站着和他聊天,他们也同时看到我了,我们三个都“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太巧了,他们就比我早一天来的。

狭窄的楼梯上到二楼,二楼全是标准间,宽敞的房间和古朴的家具,当然价格不菲,300元不是我能接受的标准。三楼是女生通铺,条件比男生要好。免费使用的厨房也在三楼,咖啡和茶也是免费,不过要自己动手煮。四楼就是阳台了,从那可以看到整个古城和对面的橄榄山。

选择这个旅馆是出于方便和便宜,从这去古城的古迹走路即可,去新城的景区在雅法门坐车也方便,80元的通铺价格也是耶路撒冷最低的价格了。还有个重要因素就是免费厨房,以色列物价贵,马路边推车卖一条长面包要20元,吃个大汉堡就要50元了,餐馆点菜每盘价格60元起,一个人还真不好进餐馆的,点一个菜不合乎中华遗风,点多了又贵又浪费。我在以色列消费是平均每天200元,这个超低消费就因为我每餐都自己做饭。

旅馆附近就有小超市,想吃啥就买啥,买多了可以放厨房的冰箱里,我买了泰国大米一公斤12元,鸡蛋一枚1.5元,再买瓶油就可以自己开火了。巷子里的蔬菜店品种也不少,称了卷心菜5元/KG,便宜又好吃,西红柿7元/KG,辣椒最贵,15元/KG,看看营养也够了,肉就先不吃了。

三种蔬菜要怎么烹调呢,我突发奇想,混合炒试试,又简单又快,爆炒后加水闷煮,另一个炉头煮干饭。最后将饭菜混合,做成我最喜欢的蔬菜拌饭,真是太美味了,在异国的土地上我再次吃到自己满意的饭菜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早餐就简单了,煎蛋加面包。

不要以为只有中国人节约,厨房很多人排队做饭的,德国人、法国人、荷兰人。。。饭桌只有一张,大家就端着自己的那份,都挤到桌前边吃边聊天,像联合国聚餐,即热闹又增进感情。大家聊聊一天中都去了哪,哪好玩的,可以了解到很多信息,对自己的计划也有很大帮助。楼下的客厅也是聚会的场所,我常常抱个手提电脑坐那上网,遇到了个台湾来的小伙子,他在南美阿根廷长大,现在欧洲留学,利用学校放假时间去过不少地方,我对他少年时代的南美生活特别感兴趣,因为那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我独自旅行时最喜欢住通铺,不但可以消除旅途的寂寞,还可以认识形形色色的旅人,了解他们的旅行方式和爱好也是很有趣的事情。住我对面铺的美国小伙子背着他心爱的吉他旅行,晚上总会斜倚在床头弹奏几曲。那天是以色列的独立日,我吃完饭下楼,他就拉着我和另外一位朋友去哭墙看以色列人欢庆。

他和一样热爱耶路撒冷这个石头小城,我走的那天跟他道别:“你何时离开以色列?”他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我要呆到我想走的那一天。”多么执着的年轻人啊,虽然萍水相逢,却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日日夜夜。通铺里还有住不起标间的情侣,他们晚上就搂在一起睡在狭小的单人床上,好在还挺安分,一夜都没有发出什么异响。

旅馆的阳台也是我喜欢的地方,每天早晨我醒来就会爬到楼顶看日出,听教堂的钟声将古城从沉睡中唤醒,呼吸洞窟里所没有的清新空气,然后再下楼做早餐,开始我一天的活动。

 

漂在湖面上的旅馆

印度拉贾斯坦邦三大古都之一的乌代普尔,是印度少有的环境幽雅,远离喧嚣的小城。我是坐夜半火车来到这个城市的,三轮车夫把我拉到Lalghatguesthouse旅馆,一进门,我就喜欢上这个旅馆了。它没有所谓的总台,只有一张木桌在屋檐下,通常是老板坐镇。前面是个非常大而干净的院子,大树下摆着一张两米多长的大木桌,树影下一些早起的客人正喝奶茶看书聊天,这就是我喜欢的那种背包客旅馆的氛围。

旅馆共四层,下两层都是通铺,推开门右边是一溜的床铺,床是水泥底座上铺床垫的,后半个床铺可以掀开,底下是储物箱,可加锁。每两张床就是一堵墙相隔,每张床还配布帘子来增加私密性,这是我住过的通铺中最干净最人性化设计的,价格也只有15元。卫生间在房间的尽头,热水像从高压水龙头里射出来般。

这栋主楼的前面还有两层的老建筑改建成的旅馆,老建筑虽然陈旧,屋子简陋却有浓厚的印度风味,更吸引人人的是推开窗子就能望见美丽的比焦拉湖。这两层的建筑各有一个阳台提供给游客欣赏湖景,我常常一人独坐,点根烟,看着湖中那座美丽的白色宫殿,蓝色的湖面上水鸟掠过,将我从沉思中唤醒。

 

吊床上的日子

东南亚的母亲河湄公河奔腾到与柬埔寨交界的老挝南部四千岛时,被分割成错综复杂的支流穿过这里。东德和东阔是四千岛中两个背包客最喜欢的小岛,我从东岸的纳卡桑村坐机动小木船渡过湄公河,船停靠东德岛的最北角。这个原始的小岛至今不通车不通电,岛上的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车,上岸后顺着渔村狭窄的土路往南寻找旅馆,岛的沿岸分布着许多木制吊脚楼旅馆,东岸的旅馆更密集些。

Mr phao’s guesthouse旅馆的小木牌吸引了我,炮先生会是个怎样的人呢。正当我驻足犹豫的片刻,厨房木门轻开,转出一位壮年男子,一个箭步上来拉住我,往旅馆的院子里带。他就是热情精明的炮先生,听说我来自中国,立即竖起大拇指:“中国太棒了,我看过杂志,上海是世界性的大城市了。”我笑着说:“可我不是上海人,也不是富人。”“我的旅馆很便宜,只要1.5美金(老挝旅馆房费是可以收美金的)一间。”他指着河边一排四幢吊脚楼说。阳台上的吊床在微风中轻轻摆动,似乎在召唤我的心,“好,就住这了。”炮先生高兴得紧紧握住我的手,老挝人是质朴的,我在老挝很少为价格争执。

一幢吊脚楼有2-3间客房,房间简单干净,一张木床一顶白色蚊帐,没有其他多余的摆设,公共卫生间没有热水。这一切都不重要,关键每间的房子都有不小的正对着湄公河的阳台,挂在两根木柱上的吊床才是我的挚爱,我随后的闲暇日子都是在吊床上悠悠渡过的。阳台还有张小木桌,最适合我望着湄公河的美景静静地写旅行日记。

夜幕渐渐低垂,餐厅便喧闹起来,陆续归来的游客们围着摇曳的烛光愉快地交谈着,手中的啤酒即美味又解乏。餐厅正对着河面,凉风习习,没电的小岛安静而又原始,我们仿佛被遗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老挝的食物相当美味,椰子奶昔味道香浓,典型的热带饮品,我点了炒饭和炸春卷,口味和中国相近,不过多了些农家的风味。

饭后我多要了碟我特别喜欢的炸春卷,还有一美元一瓶的“老挝”牌啤酒,挂在吊床上出神。隔壁屋子的老外约了些朋友坐在阳台上聊天,其中一位男子从房里抱出一把吉他,坐在椅子上自弹自唱。一位头裹抗日电影《敌后武工队》武工队员喜欢的白毛巾的青年男子走到我面前,用日语跟我交谈,我连忙纠正,说我是中国人,他用东京口音的英语邀请我过去和他们一起玩。大家围着小烛灯席地而作,互相介绍后我才知道,除了我和他,其他两男两女都是以色列人,其中一位女生还到过中国呢,她跟我聊起北京还兴致勃勃,说是一定要再去中国。

我在旅途中见过不少的以色列人年青人,感觉都像流浪者,弹吉它的男子留着一头长发,眼神间透着些许的忧郁,胡子就没有刮过,褪色的麻质衬衣,应该是尼泊尔买的,宽大的粉色裤子我在印度旅行看见过最多背包客喜欢。他轻轻拨弄琴弦,低沉的嗓音,情歌唱得动人,大家都听得如醉如痴,他的朋友用酒精炉烧水为我们泡姜茶。这是一个特别的湄公河之夜,没有都市爆棚的音乐会,没有酒吧的纸醉灯迷,只有和湄公河一样轻轻流淌着的音乐。

天刚放亮我就醒来了,推开木窗子,圆盘似的红日就挂在我的眼前,天边是一片的紫红,好美的画面。我一骨碌翻下床,抓起相机就往河边冲去。朝霞下的湄公河上,几条小木船上渔民正撒网捕鱼,小岛上的居民就是靠捕鱼种田为生。天亮后各家都在阳光下晒渔网,树荫的院子里传出类似二胡的乐声,我好奇地走进竹子篱笆的矮墙,原来是一位青年男子端坐在破烂的竹床边拉着类似二胡的乐器。这把二胡一定是手工制作的,工艺粗糙,音质也不太入流,可是在这样的小岛上在这样的农户间有人悠扬地拉着小曲,也是相当神奇了。

白天我租了辆中国制造的自行车,沿着东德岛唯一的小土路往南骑去,在颠簸的乡村间穿梭也是独特的乐趣吧。骑过一座大桥就到了相邻的东阔岛,东阔岛要比东德岛大很多,这里有条废弃的铁路线,生锈的小火车头就被遗忘在乡间了。下午骑到了颂发密瀑布,从很远就可以听到轰鸣的水声,怎么也想象不到在这样的小岛上竟然会有如此壮观的瀑布。

回程时我不想走老路返回,选择冷僻的小路骑骑,结果迷失了方向,到日头西斜的时候我才回到了东阔岛的湄公河边。眼前出现一间“竹子”酒吧,建在漂浮河面的木制浮岛上。我又累又饿,想在这吃晚饭。迈过小桥进到酒吧,一只黑面小猴子端坐在椅子上,看到我向它走去,受惊的它一下就窜到主人的肩上,主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奶瓶,看来它还没有断奶。

酒吧里只有一个金发女子,正埋头写日记,我坐下来,点了我最爱吃的炒饭还有一份辣椒鱼。阳光渐渐红了,我慢慢吃着,品尝着这一份宁静和美丽。河边草棚子下吊着盆景,像是配合冬日里最灿烂的落日。风,突然吹动女孩的笔记本,她用手去压,我们的眼神就在风中轻轻相遇,她给了我一个淡淡的微笑,慌乱间我的表情一定很僵,味觉开始迟钝。

红日躲进山里的瞬间,那女孩走到盆景边拍落日,我抓起相机,把她当作风景拍了下来。等她回到位子上,我把相片给她看,她说喜欢,笑容在她美丽的脸上盛开。光线渐渐暗了,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离开的时候,连一句道别也没有。

以色列人离开了,把寂寞的夜留给了我。不过只要有啤酒和吊床,日子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过得朴实而美好。在这星光明亮的夜里我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千里湄公,独放扁舟一叶,枕青山卧秀水,烹茶煮酒逐激流。四千美岛,觅得吊床一尾,听蛙鸣闻鸟啼,夕阳皓月推窗得”。

  评论这张
 
阅读(9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