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2009-10-14 11:38:00|  分类: 亞洲篇-心的漂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古桥的夜晚

 

伊斯法罕是伊朗最具魅力的城市,“伊斯法罕,拥有世界的一半。”这是16世纪时波斯诗人的赞颂。而我心中的伊斯法罕,并不因它是历经数代王朝的古都,也不因它满城绿荫,如花园一般精巧别致,而是穿城而过的锡乌塞桥,这条有着33孔的石板古桥,是我在伊朗美好回忆的开端。

 

初夏的黄昏,天边一抹紫红还未曾褪去。路灯在微风中亮起,锡乌塞桥上归家的人流也随之平息下来。我第三次走上古桥,放眼望去,河床大部分已经裸露,当地人说,自从上流建了水坝,雪山融水的萨杨德罗河一到旱季就干涸,涓涓细流,我却在晚风中嗅到远处冰雪清凉的气息。

 

古桥更像一条华美的历史长廊,我喜欢桥上凹凸无秩的碎石路,我用板鞋的鞋底仔细摩挲着每一块石头,仿佛在阅读波斯帝国历史的印记。弯月如钩,我在左侧桥壁拱形壁龛坐下,将身子靠着石墙,双腿舒服地伸直。眯着眼打量着从桥这头披着黑头巾,笼罩在黑袍里匆匆而过的波斯女人。

 

小玉跟我一起上桥后就不见了。掏出双喜牌香烟,点上,缓缓吐出一口青烟。一个高瘦男子在我身边停住脚步,礼貌地朝我笑笑,在我的前面蹲下,指着我怀里的尼康D700相机问:“我在报社工作,想买部你这样的相机,能告诉我多少钱吗?”片刻的平静无情地被打断。在桥上,我已经习惯各式各样好奇而热情的搭讪。

男子背影还没走远,小玉就出现了。身后紧跟着一位男子,浅黄色的T恤整齐地塞进他的皮带,灯光下,他的短发带点焦黄色,脸颊的胡子刮得发青。

 

 “这是我哥,JACKY。这是阿里。”小玉用中文对我说:“我刚在桥头遇到他,他坚持要陪着我散步。”伊朗男子总是如此热情。我打量着他深沉的面庞,站起握了握他的手,掌心厚且有力。

 

阿里看我的眼神有些畏惧,看小玉的眼神却充满柔情。

 

阿里带我们穿过古桥去拿车,那是一部崭新黄色的雪铁龙,因为油价比水贵不了多少,伊朗私家车普及率高,满街奔跑着都是类似奥拓的小破车。

 

阿里开着车带我们沿着萨杨德罗河去下游的两座古桥。他曾经在一家日资公司工作,英文较为流利。阿里告诉小玉,他最喜欢一个人黄昏时分到锡乌塞桥上散步。邂逅也是一种习惯吧。

 

我肚子饿得咕咕叫,一看时间,已经八点。这个钟点还没到伊朗人的用餐时间,他们习惯睡前用餐,吃完就睡,温暖而安详,幸福而美满。夜生活是属于没有信仰的人。

 

阿里带我们去桥头的一家餐厅。伊朗饮食相对单调,主菜基本都带烤字,烤牛羊鸡肉为主,不经加工的蔬菜沙拉为辅,主食大米和馕。我在伊朗饭量大得惊人,是在家的三倍。在家吃菜为主,吃饭为辅。

 

我们点了三份KABAB(烤肉)套餐,一个椭圆型的大盘子,装点得丰盛诱人。我喜欢附送的一小块黄油,拌饭时香气四溢。

 

饭后阿里送我们回旅馆,路上他突然靠边停车,“等等。”打开车门就跑了。回来时递给小玉一个袋子,打开一看,原来是护膝。小玉显得有些激动,开心地道谢。小玉之前说过膝盖疼,那是她的老毛病了。阿里静静地看着小玉,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这个细心的中东男人。

 

第二天阿里休息,他一早就来接我们去哈希特王宫参观。王宫前喷水池喷洒的水花在阳光中晶莹透亮。

喷水池一侧长凳上坐着两位姑娘,黑头巾黑色风衣那位姑娘在朝阳下美艳动人,我心念一动

“阿里,我能拍那女孩吗?”伊朗女孩大都躲着我的镜头,我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可以,跟我来。”阿里胸有成竹地回答。

 

出乎意料,两位女孩没有扭捏作态,同时站起来大方地冲着我笑。我举起相机,她们相当配合,很自然地相依着。我拍了两张合影,移过镜头对着黑衣女孩猛按快门,她羞涩地笑了,脸微微向一侧转去。

Neda,阿里介绍时我记住了她的名字,24岁,原来伊朗人是不避讳问年龄的。她在通讯公司上班,伊朗参加工作的年轻女性很少。

 

正当我要道谢告别时,neda跟阿里说了两句轻轻跑开了。回来时手里举着四支冰激凌。

 

Neda递过冰激凌,她的笑容极具感染力,我看到冰激凌在急速融化。

 

吃冰激凌的当儿,neda向小玉说了句波斯文,“她问你能不能给你画像?”阿里翻译道。她们两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她还会画画啊,小玉欣然应允。

 

小玉很随意地坐在台阶上,neda紧紧握着笔,神情专注地画着。

 

我心中一动,举起相机对着neda按动快门。仿佛是快门声惊动了她,neda密密的长睫一闪,视线从本子上越过,我看到她的笑容像涟漪一样慢慢放大,脑子里轰地一片空白。

 

等我回过神来,恍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就听到笔划过本子的声音。

 

我再次举起相机,却不按快门。Neda眼睛余光似乎看到我的举动,笑容似乎从云中展开,眼窝深陷下的双眼向我扫来,我心中一抖,按下了快门。

 

“可以给我画一幅吗?”等她给小玉画完,我问。neda笑着点头。

 

这是我第一次被画像,neda每两秒就看我一次,她的笑容像高原上盛开的花朵,娇艳而灿烂,永不枯萎。她从不回避我注视的目光。

 

素描中的我并不像我,那是二十年前的我,表情带着纯真而微微有些稚气。

我们一起参观了王宫。中午,neda接到家里的电话,让她回家吃饭。

 

 

阿里送她们回家途中,问小玉:“你哥喜欢neda吧?”小玉使劲点头。

 

“那让你哥取她吧。”阿里似乎很认真。我只当他开玩笑。

 

“哥,取她吧!”小玉从前座掉转头来,抖动着两根小辫兴高采烈地问我。

“你唯恐天下不乱啊。”

 

“我哥说取。”小玉自作主张对阿里说。

 

我看了看坐在身边的neda,她测过脸来对我笑了笑。

 

阿里用波斯语跟neda交谈。她到家了,告别时,我伸出手,她把白皙的手轻轻放在我的掌心。

 

 

早上,我在旅馆的花园跟一个在亚洲旅行一年多的日本女孩交谈。

 

“阿里说让你去neda家里相亲。”小玉兴冲冲地从屋里跑出来告诉我。

 

我看着她满脸坏笑的表情,不知真假。

 

“是真的,neda刚刚打电话告诉阿里。他现在来接我们去她家。”我顿时呆住了。相亲!,我这辈子还没试过。

 

“哥,我会帮你的。”小玉看出了我的心事。

 

阿里一见到我就笑:“neda一定爱上你了,你准备取她吗?”伊朗的文化跟中国差异真大,刚认识连语言都不通就能谈婚论嫁。

 

“我不懂。”我忧心忡忡地回答。

 

“你哥说不懂呢。Neda还说要开始学英文了”阿里笑着跟小玉说。

 

伊朗的居民区跟中国80年代的单元房相似。车到楼下,一位穿黑白格子衬衫,深色西裤略显老态的男子在楼下恭候我们。

 

这是neda的哥哥,阿里帮我们介绍。“我以为是她爸。”我跟小玉说。

“welcome。”他哥还能蹦几个英文单词。

 

他们家在三楼,推开门,我眼前一亮,neda穿着绣花大开领浅蓝色的牛仔短袖衬衫,露出白皙的双臂,下身一条暗蓝色紧身牛仔裤。她没有包头巾,一头黑色秀发披散肩头,越发地美丽。

 

Neda身后是她的母亲,头上包着黑色呢子围巾,很随性地绕在脖子后,母亲年轻而气质高雅。外婆从头到身上都披着黑色白色小碎花丝巾。

 

客厅很宽敞,一尘不染,显然仔细收拾过。白墙上挂着neda的油画作品,是一副水果和花卉的静物画。Neda骄傲地取下让我观赏,还有茶几上木盘上的人物油画。

 

欣赏完她的作品,我们都在浅黄色的沙发上坐定。Neda端上柠檬蜂蜜水,她朝我笑了笑,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我要先离开了,姐姐从外地来,在家等我。”阿里说完就先行离开。

他这一走,因为语言不通,我们都手忙脚乱地尝试着沟通。他们一家人都特别热情,一直让我们吃水果和零食。

 

Neda起身去剥了个橘子,放在白色碎花瓷盘里,端到我的桌前。橘子皮分四瓣卷曲在底部,切下顶部的皮顶在橘子上,真是可爱。

 

正当我们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传来敲门声。Neda拿了一条宝蓝色的丝巾盖住头部去开门。

进来的是她的叔叔,个子矮小精干。Neda的爸爸在外地工作,看来今天是他主持这场相亲会。

 

他的英文也十分有限,问答两句就无法交谈下去。他拨通一个电话然后将手机交给我。电话中的人英文相当流利,开始问我许多私人问题。

 

也许是听到我结结巴巴回答问题有些急了。他挂了电话,很快就出现在neda家。他是neda的姑丈。

“我在学校当英文老师,我弟弟在中国的哈工大读中文,我希望明年能去探望我弟弟。”他向我们自我介绍。

 

我们很快就切入相亲主题,你是什么职业,你有车吗,你家有多大,你一个月有多少薪水。。。原来全世界相亲的问题都如出一辙。我的头皮开始冒汗。

 

为什么我只有回答的份,而没有发问的份呢?这样的局势,何时才是个尽头啊?

 

“你的宗教信仰呢?”当他开始问这个问题时,我似乎看到了曙光。

“佛教徒。”

“伊斯兰教徒是不能嫁给佛教徒的,你要改入伊斯兰教。”

“汉人很少信伊斯兰教的。”我迟疑了会回答道。

“改变宗教,只是个仪式。”他耐心的教导我。

“这要回国后征得父母的同意才行。”这是无奈的回答。

“neda嫁给你,你能来伊朗生活吗?”我来伊朗,那不是我嫁到这了。

“不行,我没有想过要在伊朗生活。”回答完这个问题,我知道一切即将结束。

英语老师向他们翻译我的回答,客厅里一阵沉默。

 

我望向端坐在沙发上的neda,她依然回报我灿烂的笑容。我不知道这个伊斯兰女子心里想着什么,我们甚至没有交谈过一句话,他的命运是掌握在他哥哥手里。

 

英语老师跟neda的哥哥商量后,以下是结案陈词:“因为宗教和生活的原因,neda不能嫁给你,你们只能作为一般朋友。”

 

这个结论理所当然,我没有感觉丝毫意外。我也没有想过要走进这个陌生的穆斯林世界。

这就意味着我以后就没法看到neda了。伊朗女子是没有交异性朋友的自由的。

 

相亲结束,气氛却热烈起来。Neda掏出手机开始摄像,诺基亚N73,跟我手机是同一款。

小玉像蝴蝶一样甩着辫子忙着跟neda家里的每个人合影留念。这是一段难忘的相亲会。

“你能不能留在伊朗?”neda的哥哥问小玉。

 

“如果你让neda嫁给我哥我就留下。”狡黠的回答。

“明天去我家做客吧?”英语老师向我们发出邀请。

“现在去我家。”neda的叔叔先下手为强。

 

告别时,neda还举着手机对着我,她只能送到门口。

她的哥哥送我们下楼,我抬头望向窗口,窗户在阳光下明亮得晃眼,我知道,neda就在那。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NEDA能把橘子剥得如此可爱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王宫遇到她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素描中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她的朋友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花丛中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刚到她家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偷拍被她发现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伊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相亲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她的油画作品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171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