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遭遇蚂蝗《重返尼泊尔之十四》  

2009-03-28 18:33:00|  分类: 亞洲篇-心的漂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遭遇蚂蝗《重返尼泊尔之十四》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日出

遭遇蚂蝗《重返尼泊尔之十四》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日出鱼尾峰

10月8日 一路看雪山日出日落,也许大家都腻味了,我却像个摇滚乐团中不知疲倦的少年沉浸在ABC狂野的美丽中。

 

早上去对面旅馆的空地上拍日出,这里看鱼尾峰很美,吸引着几只大炮对着狂轰。从上海来的阿豆和她朋友对着雪山用餐,阿豆是我的老乡,她对我们的队伍充满嫉妒,原因就是可以天天打牌。

 

从CHHOMRONG出发往POONHILL路上徒步的人相对稀少。中午时分穿过CHUILE附近一片浓密的庄稼田,在半山腰一户废弃的农家小屋前的石板上坐下休息。无意间看到边上一小滩血迹,我对薇说:“这怎么会有血迹呢。”薇指着我身边的一只黑狗说:“看它的爪子。”可怜的黑狗,两条前腿爪子缝隙间渗透红色的血迹。

 

当我好奇打量着这只烦躁的黑狗时,从它爪子间滑落一条比蚯蚓小的多蠕动的虫子,“怎么像蚯蚓呢?”我说着就近前蹲下看了看,顺势踩了一脚,血液如一朵鲜花般盛开在松软的土地上。“蚂蝗,蚂蝗!”我惊叫,薇和山山都闻声过来观看,我们又从地上发现几只吸饱血的蚂蝗,原来淌血的狗爪是蚂蝗造孽。

 

“快走!这附近一定是蚂蝗出没地区。”我们钻进林子继续爬山。“我浑身发痒。”薇边走边说,我和山山都哈哈大笑。

 

12点30分到达CHUILE,山顶一大片绿色的草地,一座两层楼的小旅馆。我们三人坐在草地上晒太阳,山山突然大叫:“我被蚂蝗咬了。”我和薇都跳起来,他那双凉鞋里一滩暗色的血迹,蚂蝗吸了他的血又被它踩死了。薇又浑身发痒,“脱光让我们找找!”山山逗她。她突然像感觉到什么似的脱下鞋子,袜子上也有血迹,伤口有个小红点。我立即也仔细检查一遍,没发现任何血迹,薇正拿着相机郑重地拍下伤口。

 

两个老外在旅馆前的一棵小树前击掌大笑,我过去想知道究竟,背夫从一旁闪出,从书上摘了几片叶子,在手中使劲搓了搓,放到我鼻子下让我闻,我就闻到一种特别的香味。看我一脸迷惑,背夫跟我解释半天我才知道这就是大麻叶子,很多人喜欢晒干了混入烟丝里。在巴基斯坦有曾经试过,不过没出现迷幻的感觉。

 

旅馆大厅墙上贴着一张西藏地图,我猜测他们是早年的西藏移民。这是徒步路上饭菜最可口的旅馆,厨子是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做完菜走过来热情地问我们有啥要求,我指着咖喱青菜和凤尾菇说“more…more。”一般在尼泊尔点各种TALI,就是套餐,主菜不能添,米饭管饱。她看我们吃得热火朝天,高兴地把剩下的所有菜都添给我们,为此,我整整吃了两盘的米饭。

 

下午在原始森林中穿行,林中树木遮天,出奇的安静,总感觉有啥东西在等着我们。穿出森林就到达TADAPANI了,刚进旅馆就下起了大雨。旅馆餐厅聚集的都是中国人,大假时间,我预期漫山遍野中国人的情况终于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9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