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2009-01-15 12:14:00|  分类: 中國篇-心的漂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遥挂彩虹青稞上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湖上黄昏

 

9月11日 出昂仁县往西不远就是桑桑镇,过了桑桑人烟渐稀,舒坦的柏油路终于到了尽头,搓板路把我们带上了小北线。

 

关乎西藏的各种回忆于颠簸中纷纷涌上心头,这才是我的西藏,我心里深藏着所喜欢所惦记所无法摆脱的西藏。当我听光头说现在阿里南线几乎全路段柏油,心中便轻声叹息,那乌黑的柏油路又抹杀了多少“西藏情结”人心中的天路。我眼皮渐渐沉重,那富有节奏的颠簸让我有回到故乡的安详。哪管后面四个女生颠得七荤八素吱吱哇哇抱成一团。

 

小北线一路没啥迷人的风光,只有荒草和光秃的黄土山不断映入我们的眼帘。光头不断将我从好梦中吵醒,跟我痛说当年骑摩托车独自进藏的豪迈事迹。车上还有光头收藏几十张藏族歌曲,一路轻歌曼舞。兴致高时光头常常清唱一曲老歌,那苍凉的嗓音总能博后座四大美女热烈的掌声,光头得意了,双手离开方向盘轻轻舞动,后脑勺稀疏的毛发也随之飘扬。

 

光头是浪漫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他每赚一笔钱,就要去西部挥霍他的美好时光。最终觉得无法再回到那个嘈杂的商业城市,买了一部二手4500毅然辞去了年薪几十万的工作,到西藏大草原来过驾驶吉普的“游牧”人生。我在那情歌声中想着美丽的卓玛沉沉睡去。

 

终于到达小北线上唯一县城措勤,入住外观颇新的检察院招待所。招待所隔壁有一个小澡堂,听说大北线很难洗澡了,女生们久旱逢甘露一般冲向澡堂,简陋的澡堂接待能力有限,一次四个,15元。我排在最后一拨,热水澡真舒服,冲去一身尘土,痛快地洗了一把。只有光头立志保存一身体味,一直到拉萨就没见过他洗澡,连洗澡的念头也没有,真是入乡随俗了。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湖边倒影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9月12日西藏和内地有2个小时的时差,小北大北之路几乎每天都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羊迟。天没亮透我们就上路了,晚上要太阳下山才赶到目的地。许是带队带出的毛病,我有着醒来就拉灯的习惯,不过至今还没被安上“拉灯”的外号。爱睡懒觉的女生最怕听我每天早上“啪”的灯绳声,“Y哥,你咋每天都起得这么早啊。”这是阿杨的抱怨。“起床啦,起床啦!”接着就能听到我的轻喝声在2-3间屋子门口响起。3分钟的沉寂,那是各自被窝里思想斗争的时间,接着大家都鱼贯而出,开始一天拉力赛般的旅程。

 

今早有些异样,小样对我的起床号失去反应,急得我差点掀被子。“老Y,我很难受,头晕。”在近5000米海拔的高原洗澡让她中招了,这是上路后第二个高原反应的。往日路上遇到雪山小样和奇奇总是神经质地喊着:“雪山,雪山。”今天的雪上让她们失去了激情。从措勤出发后小样开始呕吐,病泱泱躺在后座。我跟光头都有些担心,幸好光头车上还带着氧气瓶,她成了大北吸氧第一人。

 

洞措是我们中午打尖的地方,小饭馆是回民开的,女主人青海来的,大饼做的可好吃了。“看,这地方给我们睡大通铺刚刚好。”我指着她家的超级大炕对大伙说。这随口的一句话,没想到起了一锤定音的作用。

 

出洞措,车子要经过防疫站消毒,预防鼠疫流传。我们终于上了大北线,这条路车辆更为稀少,草原中成群的藏野驴悠闲地散步。“我们追野驴去吧?”光头的问话让我兴奋:“追!”我大喝一声。狩猎开始了,光头加大马力,牛逼哄哄地向草地深处冲去,野驴们见有怪物近前,四散逃开,光头逮准一头野驴,紧追不放,我抓过奇奇的相机,“啪啪”地按着快门。全车人都兴奋地狂呼,野驴逃生本领高超,忽左忽右,吉普虽快,却也近身不得。眼看野驴就在我伸手可及之处,“糟了。”就听光头叫唤了一声,只觉得车子地下一软,车子如遭点穴般不动弹了。

 

下车一看,前车轱辘已经半个陷进烂泥里,光头气得踹了一脚吉普。远处劫后余生的驴子正喘着粗气,竖起双耳看着我们,目光中带着嘲讽:“我让你牛逼。”我抓起对讲机呼叫前车,毫无反应。一定超出三公里呼叫范围了。正当我们束手无策围着吉普转圈时,“我们的车来了!”梅子开心地喊了起来。是图图发现我们联系不上倒回来找我们。

 

光头车上有钢绳,两车前后相连,阿悦那部车拉不动,浮土的地下都能渗出水来,一点不着力,一拉阿悦的车也打滑下陷。挖土,阿悦拿出一把铲子,我们男生轮流挖土,女生捡石头去,这情景跟当初可可西里陷车如出一辙。高原上挖土可是纯体力活,每个人不到十铲都喘到快趴下,连看我们笑话的驴子都没耐性离开了。折腾了两个小时,最后光头把军大衣也贡献出来垫带车轮底,还是没能成功。看来自救无望,我们决定让阿悦的车回洞措找更长的钢绳。

 

回洞措的途中,得知10公里外就有修水电站的工程队,这个意外消息太让人高兴,否则回洞措一折腾天都黑了。从工程队花500元雇了部大挖车来,当大家远远看着它轰鸣着开进草原,高兴得鼓掌欢呼。“大吊车,轻轻地一抓就起来。”这儿时的歌曲中情景就要在这重现了。当大挖车开足马力一拉,轮子下尘土飞扬,只见挖车下陷,不见吉普脱身,我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连着试论几次都没成功,挖车却自身难保地陷进土里。坏事,难道要在大草原上这过夜?挖车好不容易才从陷下的土中摆脱出来,我们延长拉绳,将挖车退到更安全处,这是最后的希望,大家默默祈祷,就见绳子一紧,吉普就被拉出。

 

天已将黑,我们只能回到洞措住大炕,男女各分两边,在大炕上红被子一字排开,煞是壮观。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雪山下的藏野驴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挖车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束手无策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挖车来了

追野驴,大吉普身陷囫囵《穿行大北线之七》 - Y哥。尘缘 - 心的漂泊-Y哥37国行

红被大炕头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