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狩猎东非大草原-坦桑尼亚  

2007-11-01 09:55:00|  分类: 文稿客栈-杂志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莫希是从肯尼亚进入坦桑尼亚的第一站,也是前往塞伦盖提大草原的前哨。塞伦盖提是东非最著名的国家公园之一,正如马赛伊语“无边无际的草原”,它占地14763平方公里。

军绿色的吉普飞奔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放眼望去,三五成群的羚羊,斑马正悠闲地吃草,它们才是这片草地的真正主人。

泡澡的河马

七月,雨季已过,水塘渐渐萎缩,二十几头身躯硕大的河马堆挤在小池塘里,水面上只露出和它们大个子极不相配的小眼睛和小耳朵,长得小帅的黑人司机ASTONE对我说:“河马只有天黑后才会离开池塘,上岸找吃的,不过那时我们站在这里将是很危险的。”话音刚落,平静的池塘突然翻滚起来,一头河马张开血盆大口作势向一旁的河马咬去,那张口足以容下3-4岁的幼童,另外一头河马立即反扑,两股巨浪相交,撞开无数晶莹的水花,两头相搏怪兽闹腾了几分钟,池塘又恢复了平静,偶尔能看到河马呼吸时从鼻子里喷出的小水柱,“它们能在水下潜六分钟”ASTONE指着河马说。

沉浸于爱河的长颈鹿

在挂满铜铃般小鸟巢的金合欢树下,紧紧相依着一对马赛伊长颈鹿,和网纹长颈鹿不同的是,它们身上的花纹好似揉碎的常春藤叶子,呈锯齿状。这对恋人纹丝不动立在十几米外,双双注视着我们,是我们打扰了这清晨的约会。

公鹿转动优雅的长颈用脸颊轻蹭母鹿的耳后,母鹿微闭双眼享受着,公鹿用嘴部吻着母鹿的后颈,母鹿含羞低头。母鹿将身子转向公鹿,四脚微微张开,弯下细长的脖子成弓状,脸部依偎在公鹿的前腿根部,公鹿也将脸贴向母鹿的后腿根部,像一对拥抱的恋人,所有的人都摒住呼吸,看着它们优雅地示爱。

大迁徙途中的角马

每年六月,南部非洲正值干旱的冬季,大批食草哺乳动物向温暖的北方迁徙,途径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坦桑尼亚,最后到达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在这漫长的征途中,角马,斑马和羚羊不断汇集,到了七月进入坦桑尼亚,已经是一支浩浩荡荡的百万大军了。

来了,它们来了,角马在草原上划出一个大大的弧形,向我们这个方向飞奔而来,两头角马并肩奔跑,头尾相接,草原上尘烟四起,蹄声如密雷般滚滚而来。它们就在我们车前十米穿过公路向左前方奔去,角马的队伍中夹杂着少量的斑马,十五分钟了,这支队伍还源源不断而来,按这流量计算,这群角马有一万多头。

角马是以家庭为单位组成的小群体,一群约有15头,围绕着自己的家小不断奔跑的就是公角马,做为家长,它要照顾小角马在奔跑过程中不失散,奔跑一停止,它就把小角马自家的群里赶,它还要防止其它公角马对妻妾们的企图,每当其它公角马靠近,它立刻飞奔迎去,头一低,亮出犄角,“啪”清脆的撞击声响起,进犯的公角马觉得取胜无望,便落荒而逃,公角马一直将它撵出十米外才罢休。当家长可真是个体力活,我看着它来回奔跑从没有停过,其它角马都在埋头吃草,不知何时才是它的进食时间。

享受日光浴的狮群

离开塞伦盖提草原的路上,我们遇到了趴在岩石上享受日光浴的狮群,三头母狮分别趴在三块巨大的岩石上,一头公狮背对着我们睡大觉。虽然贵为兽中之王,打盹时候那半睁半闭的眼睛,温驯如大狗,根本不能与猛兽联想到一起。前面车上有人用声音挑逗狮子,它们只是睁眼看看又接着呼噜,我只好像拍雕塑一样拍了几张懒惰的狮子。

直捣营地的非洲象

黄昏时分,我刚刚打好帐篷的最后一根地钉,“哗啦啦”不远处的树丛猛烈晃动,我站起来紧紧盯着树丛,心里有一丝紧张。从树丛中猛地伸出一对巨大的白牙,接着一头非洲象的脑袋钻了出来,它扇动着巨耳,迈着坚定的步伐朝我迎面走来,树梢上的红日顿时被它庞大的身躯挡住,黑色的影子向我遮来,这场面和《侏罗纪公园》里的恐龙出现颇为相似。

就在我要转身逃窜的当儿,它突然折身向厨房冲去,甩起粗大的鼻子,将储水罐的大盖子一推,鼻子伸进水罐里吸水,然后喝水,原来是头渴坏了的大象,它居然知道到营地来找水喝。

夜遇箭猪

夜晚的恩戈鲁戈勒公园露营地气温很低,我穿上长袖衬衫和冲锋衣保暖,这里建起一座很大的餐厅,这样我们就不用在寒风中进餐了。半夜我起来方便,打着头灯,厕所在厨房一侧,经过厨房时,突然听到奇怪的“嚓嚓”声音,我汗毛直竖,停下脚步,头灯往暗处一扫,一头浑身是刺的箭猪出现在我的面前,身子不大,刺却足有一米长,我被这个丑陋的动物给惊呆了,它发现我也是一愣,哧溜就窜进黑暗里,我惊魂未定地钻进睡袋,听到自己的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

参观马赛伊村落

结束狩猎后,我们顺路进入了一个马赛伊人的自然村,村落不大,由一人高的木条围成栅栏,村里有20户人家。他们的家是用树枝围成的墙,屋顶盖着茅草,十平方米左右,里面黑漆漆的,没有窗户,一条缝用作采光。黑暗中能看到一张床,没有其它家具,火塘也在屋里,热烘烘的。男人们都去放羊了,只有女人在院子里做女红和带孩子,孩子们很可爱,他们都光着小脑袋,好奇地看着我们的到来。

桑给巴尔岛的石头城

从坦桑尼亚的达累撒拉母坐豪华快艇只要两小时就到达桑给巴尔,这是一座美丽的岛屿,蓝色的天空下有绿蓝相间的海水,白色的沙滩和白色三角形的单桅帆船,没有喧闹的游客,只有退潮时留下惊惶失措的招潮蟹。

石头城是我们在桑给巴尔的第一个落脚点,我找了家紧靠码头楼顶有厨房可以看海的小旅馆,经营者是位伊斯兰的胖大姐,当我送给她两盒中国清凉油后,她满脸堆笑地带我们到楼顶的厨房,教我们如何使用。

旅馆对面就是海鲜市场,走进去一看,全是大鱼,除了认识吞拿鱼和金枪鱼外,其它基本都不认始了。和国内价格相比,海鲜要比蔬菜便宜得多,新鲜的海鱼大约10元人民币一斤,好便宜啊,把我们高兴坏了,从此我们在海岛是顿顿有鱼,餐餐吃海鲜。最好吃的鱼是一种粗柠檬黄条纹的鱼,叫不出名字,我把它切片用黄油炸鱼排,肉质细腻,味道鲜美,还有就是东兴斑了,身上点点的蓝色斑点,红烧味道最棒。

石头城的古迹我都一一看过,没啥看点。在城门边有家工艺品店“ZANZIBARSECRETS”,门口的木门是我喜欢的,便推门进去,店铺很大,木雕,首饰,服装都卖,装修风格雅致,小饰品的品味独特,就是价格很高,想问问有没有折扣,发现柜台里是位美丽的黑发白人女子,我好奇地问她从哪里来,她说她从意大利来这快两年了,喜欢这里的安静和美丽,于是就在这家店当店经理。多么特别的决定,从地中海边的亚平宁半岛到印度洋的桑给巴尔岛,只为了寻找她心中的那份宁静。

宁静的小渔村

如果喜欢宁静,那么就去东海岸的帕杰小渔村吧,这里几乎没有游客。

碧绿的海水透明度很高,下午我从海边游出去一公里多,海水真浅,没有没过头顶,发现一条空渔船,爬上去休息,船上的人都到海里摸鱼,他们带着潜水镜,拿着土制的鱼枪,还有7-8岁的孩子呢,打上来的鱼并不大。

游回去的时候已经退潮了,海底的水草里遍布着小海胆,象一颗颗小地雷,我游到肚皮紧贴海底的时候只好站起来,手往水底一撑就感觉一阵刺痛,一定是被海胆扎了,最后的几十米上海滩的路我走了十分钟,狼狈的像是鬼子进村。回到岸上,一个黑人大叔拿了针帮我挑刺,我的一个朋友在斯里兰卡的海边被有毒的海胆扎了,手肿的很大,幸好这里海胆无毒,难怪这里海水虽美却没有人游泳。

退潮后,沿着这条遍布椰林的沙滩散步,能拾到许多美丽的贝壳。落满夕阳的滩涂上,衣着鲜艳的穆斯林妇女光着脚抓小鱼,孩子们在沙滩上追逐着,渔村的炊烟袅袅升起,我坐在搁浅的木船上,点燃了一支香烟。

度假圣地农格威

耐不住寂寞的人就去北部的农格威吧,这里是游客聚集的地方,沿岸整排漂亮的餐厅,要上一杯啤酒,吹着凉爽的海风,静静地等候着黄昏的到来。

这儿的海底没有海胆,可以放心游泳,但是风浪很大,沿着海岸线游泳是很好的选择,累了就上岸,让当地的黑人上树给你摘椰子,他们身手矫健,很快就可以享受到清甜的椰子汁了,当然别忘了事先谈好价钱。

在这买鱼不用到市场,看到出海归来的渔民你就上船挑,一条大鱼只要十元钱呢。我们住的旅馆做饭都用煤油炉,那是我儿时记忆中的事了,没想到在这遇到。海边有很多潜水店,包条渔船去浮潜非常过瘾,清澈的海水里是大片美丽的珊瑚礁,还有成群的鱼儿,忘掉一切,把自己当作一条自由自在游泳的鱼吧!

 

货币:  坦桑尼亚1美元=1250-1265先令

时差:比中国晚5个小时

电压:220-240V,交流50Hz

插座:B3,BF,C型

气候:坦桑尼亚的恩戈鲁戈勒海拔高,气温低,要防寒,桑给巴尔早晚凉爽,日间很热。

住宿:坦桑尼亚青年旅馆每人10美元,桑给巴尔海边小旅馆每人10美元都包早餐

交通:到桑给巴尔的快船35-40美元,慢船20美元

坦桑尼亚的狩猎比肯尼亚要贵的多,我的行程是三个人包一部吉普车,4晚5天的玛雅拉湖,塞伦盖提草原和恩戈鲁戈勒公园,全住帐篷,每人630美元,小费合计50美元
  评论这张
 
阅读(8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