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哥程源

YGO环球行摄

 
 
 

日志

 
 
 
 

狩猎东非-肯尼亚  

2007-11-01 09:36:00|  分类: 文稿客栈-杂志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狂野的非洲大草原

经过十七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肯尼亚的内罗毕机场,迈出机舱,非洲高原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跑道上拖拉机忙碌着运输,真是到非洲了,机场上还有这么朴素的运输工具。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是东非最繁荣的城市,城区现代建筑林立,马路上交通拥挤,衣着时尚的肯尼亚女人和我脑海中的非洲女人大相径庭。

非洲火车的速度

从内罗毕开往蒙巴萨的铁路建于英国殖民时期,我们想体验这条有100年历史古老的铁路。火车是晚上7点发车,第二天早8点到达蒙巴萨。

“6点50分拉”同行的阿拉穆叫道,我们三人乘的士遇到堵车,我急得满头大汗,“快点,快点!”我不断催促司机。

我一看手表,天啊,7点整,我们三人背着大包穿过拥挤的大街向火车站冲去,只听后面一声怪叫,回头看,阿拉穆的拖鞋断了,拖鞋也对他那大个头抗议了。

火车四平八稳地停靠在站台,此时已超过发车时间十分钟,幸亏火车晚点,否则就误车了。站台四周静悄悄,好象没有人搭乘火车。

“怎么是黑的?”另一个同伴阿采叫道。车厢果真是黑漆漆的,肯尼亚是窄轨铁路,过道很窄,我们借着月台的灯光找到了3C,还是包厢呢,推开门,左右上下四张皮沙发,中间一张小桌子附带着洗手台,真豪华,我们买的只是普通卧铺票。

晚上7点半才开车,列车员来了,发给我们一台中国制造的应急灯,原来这火车不发电的。

天朦朦亮,我走出包厢,一轮红灿灿的太阳从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升起。“叮叮当当”白衣高帽的厨师优雅地敲着刀叉走来,预定早餐的时间到了,肯尼亚总在微小的地方,透出浓浓的殖民味道来。

“厕所真好,又大又干净。”阿采走进包厢说。“除了没有电,其它都比埃及火车强多了。”在埃及留学了三年的阿拉穆补充道。

隔壁的英国女子走进来告诉我远处隐隐约约就是著名的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山,我一听就跳脚,拿出地图一对照,现在距离发车时间已经整整12个小时了,我们还有1/ 3的路程呢,这就是非洲火车的速度?我们六目相对,全傻眼了。

直到中午12点到站,再也没有人说火车的好了。

度假圣地蒙巴萨

找了部三轮摩托车,我们直奔海边旅馆。面向印度洋,有整排的美丽的高档酒店,我们找了个不靠沙滩的便宜酒店住下。

下午来到海滩,沙子又白又细,西安长大的阿拉穆坚决地说这是盐,不是沙子,被我和阿采嘲笑了一通。

一头扎进碧绿的海水,我们畅游于清澈的水中,象条自由自在的鱼儿。

黄昏时分开始退潮,沙滩上有许多小小的招潮蟹,我和阿拉穆童心大发,我在这头赶,他在那头抓,招潮蟹个头小,很灵活,阿拉穆象个守门员,庞大的身躯整个扑向小蟹,小蟹常常从他的掌下溜掉,不过他的第二扑往往很奏效,还能听到他“哎哟,哎哟”的惨叫,那是被蟹脚给夹的。浑身是沙的我们,开心地数着螃蟹回家了。水煮螃蟹的味道真不错,香而带点清甜,我和阿拉穆坐在阳台上吹着海风啃着蟹脚。

第二天我们到城内参观耶稣堡和古城。1593年,葡萄牙人攻占了蒙巴萨,并在港湾岬角处修建城堡以俯视和控制港口。由于葡萄牙传教士也随着商船四处布道,这座城堡就被命名为耶稣堡。古堡不大,没有太多看点。

参观后我们就住在城里,晚饭后阿拉穆提议到附近的酒吧看欧洲杯。当我们坐在吧台聚精会神地看球,突然身后有条胳膊轻轻圈住了我的脖子,我扭头一看,是位娇小的黑人姑娘,“我能坐在你身边吗?”这突如其来的艳遇把我吓到了,我尴尬地笑着摇头,姑娘五官清秀,一头卷发披在脑后,“那么请我喝杯可乐吧?”我向吧台要了瓶可乐,她说了声谢谢,用脸颊亲热地碰了碰我的脸离开了。边上的阿拉穆和阿采笑我怎么不好好把握这机会。

初遇美洲豹

 “豹子!”,颠簸的面包车中不知是谁发出了低声的惊呼,所有的交谈在这一刻停住,空气似乎凝固。齐刷刷的目光于左侧的窗外搜寻,两米外齐膝的草丛中黄色的斑点若隐若现,果真是豹子。如此近距离地遭遇猛兽是第一次,也是大家渴望已久的,车子里一阵骚动。

这头美洲豹的体格并不硕大,应该刚成年吧,它轻盈地和我们并行着。黑人司机SAM将发动机熄火,靠着草丛停了下来。美洲豹似乎没有感觉到我们的存在,悠闲地趴了下来,开放的天窗上响起一连串的快门声。我在镜头里捕捉到它和我对望的瞬间,逆光中闪闪发亮的胡须,淡黄色的眼珠射出冷冷的凶光,这种野性令人胆寒的目光是动物园里的动物所没有的。

右侧的草地上,有2-3头瞪羚埋头吃草,它们是豹子的目标吗?我们选择离开,等待答案。美洲豹眯着眼,无视我们的决定。

五分钟后,车子减速回到原地,美洲豹黄色的皮毛潜伏草里不容易被发现,不到十米就是一头公瞪羚,豹子果真开始行动了,一场猎杀就要在我们面前展开。

SAM熄火车子的声音有些些刺耳,瞪羚警觉竖起弯角朝我们注视,美洲豹准备靠得更近些,毕竟这是一头健壮的公羊,单枪匹马的猎杀要求是一扑击中要害的。

此刻,感到危机的瞪羚发现了草丛中近在咫尺的美洲豹,它的身子猛然抽搐,轻盈地往边上窜出一步,喉间发出闷雷般的低吼,长角做出了抵抗的姿势。美洲豹显然没有预料这么快就被发现,它灰溜溜地离开了愤怒的公羊,我们的引擎声挽救了死亡边缘的瞪羚,没有看到想看到的场面,大家难免有些失望。

火烈鸟的天堂

这场中途嘎然而止的猎杀发生在东非肯尼亚纳库鲁湖国家公园草丛上。纳库鲁湖距离内罗毕约155公里,是一个著名的鸟类保护区。

远望纳库鲁湖的湖边,被一片粉红色所覆盖,象一条彩带在蓝色的湖面蜿蜒着,这是150万只粉色火烈鸟组成的彩带,我们都被这场景深深打动了。

密密麻麻的火烈鸟在湖边觅食,发出嘈杂的叫声,感觉是在喧闹的菜市场。火烈鸟的行动通常以家庭为单位,五六只,多的甚至十只,它们一字排开,在水里来回踱步。那细长的脚,轻灵而富有韵律,快速却整齐,象一队芭蕾舞演员在蓝色的舞台上表演着。

也许是累了,猛然间,带头的那只火烈鸟象是踩了油门的跑车,速度加快,步伐加大,颈部和水面成优美的角度,收紧的翅膀也舒展开来,最后几步象三级跳的运动员在水中轻轻点过,身后溅起小小的水花,它腾空的姿势是如此优雅,后面的几只火烈鸟也不拉下,一连串飞了起来。它们先是贴着镜子般的水面低飞一段距离,接着就冲向蓝天。

太阳渐渐西斜,金色的阳光洒向火烈鸟群,整个湖面都燃烧起来,此时天边垂下一道彩虹,小群的火烈鸟飞过彩虹,这画面真美,大家都欢呼起来。

湖面一阵骚动,远处的火烈鸟炸窝似地成群飞起,由远到近,象推翻了多米若骨牌。飞起的鸟儿如一片红云,把天空都遮住了,大家都怔怔地看着这动人的景象,直到有谁叫了声:“豺狗。”我顺声寻去,看到一条孤单的豺狗正追逐着扑啦啦飞起的火烈鸟,它毕竟只是陆地上的狩猎者,到了水里,它的威力就大大减弱,无功而返,看来它今晚该饿肚子了。

和猴子一同吃早餐

一道阳光穿透密林,照亮露营地前绿色的草地,露水升腾,透明的白雾游走于森林中,如仙境般。

我们正在吃早餐,不远处一个轻灵的影子闪过,消失于树丛中,闻到早饭的香味,一群草原猴陆续来到我们营地的周围。

草原猴个小尾长,脸黑如锅底,面部特沧桑,象是一张老妇人的脸,黄褐色的眼珠滴溜溜不停转动,发现我们吃剩的食物,它们一拥而上,抢过食物,胆小的就上树或端坐远处树桩上,胆大的就地吃开。吃着嘴里看着碗里的也是猴子的特性,一只公猴发现袋子里的干面饼,丢下手里的卷心菜,跃上桌子,将袋子一抽,转身窜出,看看后面没人追赶,撕开袋子取出两块面饼抓在手上,很得意地看着其它猴子。

突然阿拉穆对着一只公猴嗤嗤作笑,接着大家跟着一片哄笑,原来公猴露出了它淡蓝色的小鸡鸡,没想到这部位竟然还是彩色的,要不是亲眼所见如何相信,相当有趣。

“嘀。。。”刺耳悠长的喇叭声转移了我们的视线,我以为是SAM按喇叭召集大家集合,一看驾驶室没人,一条长长的尾巴露在窗外翘向天空,SAM捡起石头冲向车子,猴子飞身逃去,我们都被笑倒。

纳库鲁是个美丽的公园,可惜只有一天时间,我们向桑布鲁公家公园进发,到赤道线上我们下车,当地人为我们做了一个小试验:拿一个大漏斗,里面装满水,再丢进一根火柴,赤道两边十米外各试验一次,火柴在水面旋转的方向刚好相反,在赤道线上火柴则不动,这是一个地球引力的有趣试验。

黄昏的象群

近黄昏了,SAM招呼我们上车,“这是狩猎的最好时机,动物们都出来喝水和找吃的了。”“太棒了!”新一轮的狩猎开始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着期待的表情。

桑布鲁公园是丘陵,灌木,小片的草场组成的公园,埃瓦索恩吉罗河流过公园,SAM就带我们沿着河流寻找动物。前方发现象群,它们正在过河,一头健硕的公象前面开路,巨大的象牙威武地弯曲着,它的身侧是头小象,象牙才刚刚长成,象破土的幼苗,公象身后是头幼象,个头很小,不超过一岁,母象紧跟在后头呵护着。这是数个家庭组成的庞大象群,总共近四十头,它们慢悠悠地淌过河流,上岸前,大象用鼻子吸来泥浆,喷洒在自己身上,干了后就是一层保护壳了。

回营地的路上,我们遇到一头落单的公象正沿着公路右侧的灌木林行走,公路很窄,SAM准备从身后超过它,车顶有人对着大象打招呼:“嗨。。。”,大象回头望来,巨耳一扇,鼻子朝天一扬,嘴里发出一声低吼,左脚朝路中央跨出,大地微微震颤,明晃晃的象牙正对着我们,紧急中,SAM方向盘往左一打,狠踩油门,车子呼啸着冲过大象,我往后看去,它跟着车子冲出两三步方才停下。好险,车子已经在它的攻击范围,顶翻我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温顺的大象也有令人恐怖的一面。

回到营地,太阳已经落下山去,天边放射出几道蓝白相间的奇光,好象是地震前的先兆。气温骤降,我们在腊肠树下生起了篝火,大家边烤边聊天。厨子端上香喷喷的意大利肉酱面,我最喜欢吃面了,连吃了三大盘,想不到老黑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面条 
  评论这张
 
阅读(9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